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晨练的艳遇少妇

清晨,或许北国依然春寒料峭,而这南国却已春意盎然。清水河边的柳树偷
偷长出了新芽,嫩绿小草茎叶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儿,欲滴非滴。

  老柳眯着眼睛,一边摆弄着太极,一边注视着脚下那嫩绿的小草——真象女
人的阴毛啊!含珠凝露,戳戳撩人!他下意识的用脚去轻拨绿草,仿佛拨开它们
就能看到那令人魂飞色舞的生命之源。

  他呻吟般的舒了一口气,目光望向远方。笼罩着城市的薄雾,犹如出浴的美
人身上披着的轻纱,欲遮还露。这个体魄健壮的老男人,突然燃起一种将它狠狠
撕碎剥光的冲动。昨天晚上看的重口味步兵片,依然在燃烧着他的血脉。

  一个风姿犹存的少妇,一扭一摆在老柳身前走过。那随风而动的纤腰,顿时
将好几个晨练的男人招惹得心旌晃荡。

  老柳神含气定,目不斜视,望也不望那个少妇一眼,手上太极圆转如意,气
韵连绵。他早就不是不能自制的嫩头青了!他是生于解放初,长在红旗下,脱胎
换骨于新时代的老色狼!哪能如此掉价,恨不得把眼睛粘到别人的屁股上?

  其实少妇离他还有二十米远时,老柳早就将她看了一个透:「心中无码,眼
中自然也无码呀……」少妇走近时,他反而将头扭向与她相反的方向,朝着走在
上学路上的小女孩露出最慈祥和蔼的微笑。

  萝莉有三好,身娇体柔易推倒……

  老柳是个生活很有规律的老人:早上锻炼一番,上午到处溜达溜达,下午到
社区玩牌喝茶,晚上在家里看看电视,诸如此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机关退
下之后,从未有过改变。

  但这只是家人和朋友所看到一面,或者说是老柳愿意展示给他们看的一面。

  当房门关上,窗帘拉起,老柳有时会露出另外一面。

  老伴走得早,但社会变得快,儿子给他安好网络的第一天,老柳就在半夜里
学会了上色情网站……

「网络是个好东西啊!」这是老柳最初的感叹,不过最近,他常常是一边骂
着:「河蟹!河你妹的蟹!」一边熟练地翻墙。

  据科学研究,女性的性欲在绝经期之后,会慢慢减退,虽然偶有个别例外,
但绝大多数女性会逐步丧失性生活的兴趣。然而男人的性功能却往往能保持终身。

  伴随终身的性冲动……老柳两眼放光地盯着屏幕,同时苦笑着摇了摇头:这
对于一个鳏夫来说,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他一般不会对这个哲学问题做过多的
思考,因为每当想起这个问题时,他的手已经握住了肉棒开始耸动起来。那个时
候,他相信,就算得了帕金森氏病,他也会就着那颤抖的频率来打手铳。

  虽然长枪终日唯有五指相伴,已多年未饮热滑鲜汁,但老柳是那个年代走过
来的人,深知战备的重要性。如今这个时代五光十色、欲望横流,老树开新花的
比比皆是。连杨大学者也不能免俗,以82岁高龄迎娶28岁娇娃。老柳的机会说不
定哪天就会来临,怎么能够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呢?

  所以,老柳从来没有松懈过对身体的锻炼。这不仅可以让他的性功能得以长
青,而且使得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显老,若是他不说年龄,别人都会以为他至多五
十,其实他已六十有六,已近古稀。

  但是,强健的肉体并不能排解心灵的寂寞。刚开始的时候,老柳从色网中获
益匪浅,不用想着人,只要显示屏上的女人衣服一脱,他就能马上翘起,五指伺
候,兽欲无疑得到了释放和满足。可惜花无百日红,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是越看
越没感觉,直至那屏幕上白花花晃动的肉体,怎么都暖不了他那苍老的心。

  越没感觉就越是饥渴,越是饥渴就越是疯狂下载,老柳几年间共买了十一个
硬盘,从40G 到1TG ,从枪版到蓝光,每一个都满满装上了质量不一的A 片,人
妻、萝莉、西洋、东瀛、骑兵、步兵甚至重口人兽、排泄他都有收集。

  直至去年,老柳惊恐地发现,看得越多,鸡巴越凉,很多时候竟如老蛇冬眠,
动都难动一下了。

  从发现自身问题的那刻起,老柳就感到深深的悲哀,回想当年,一夜七次,
稍触即翘,如今明明心里欲念横流,眼观重口毛片,手揉得发酸发麻,那根可恨
的鸡巴也常常不给点该有的回应——假如肉棒能够切开,是不是已经有了密密的
年轮?

  若不是发现自己还能够日日晨勃,老柳几乎丧失了生活的信心。他明白自己
的问题所在,他不能再沉浸于虚拟的网络中,他需要一个活生生猎物在他胯下扭
动、呻吟,唤醒他血脉中的激情。

  其实,老柳并不缺少猎艳的对象,三单元的寡妇志玲,徐娘半老,典型的熟
女,经常对他嘘寒问暖。志玲常常叹着气说:「哎,孩子大了,都离开身边了,
睡觉连个暖脚的人都没有……」老柳知道,她是在说她,也是在说老柳。

  楼上的楼上,那个经常让他帮忙换灯泡,修煤气的单身性感女孩柏芝,据说
是别人包养的二奶,她的姘头看起来比老柳还要老。「俺有恋父情结……」有一
天,柏芝穿着性感睡衣,咬着大葱,对着正在帮忙修水管的老柳含情脉脉的倾吐
心扉。「柳大爷,俺觉得……你挺像俺爹的……」

  院子里年轻人妻馨予,经常跑来找老柳:「老柳,你就和你战友求求情,把
我男人调回来吧!」老柳摇头苦笑,哪有这么容易?可她依然三番五次的纠缠,
最近的一次,馨予居然撩开衣襟,露出饱满的乳房,肆无忌惮的在老柳面前给孩
子喂奶。「乖,你听话,听话就给你奶吃……」

  当然,这些寡妇、二奶、人妻并不是刚好与娇艳的明星重名,而是老柳有意
为之。老柳最喜欢逛的图片板块,就是明星合成区,若不是他实在有心无力,他
差点学起了PS. 不过,老柳掌握住了PS的精髓,他给生活中遇见的女人,每一个
都起了明星的名字。

  想想看,你清晨出门,心如在路边扫地,嘉欣扯着脖叫卖包子,冰冰等待着
公车,Angelababy正拖着儿子上学……那是多么的令人惬意。

  但是,老柳也不是那种只知道一味意淫的脑残。

  我操!我呸!都是些庸脂俗粉!老柳鄙夷的在心里哼着——他其实还是一个
理想主义者,就象高洁的鹓雏,非梧桐不止,非醴泉不饮。

  如果没有让他心动的猎物,他宁可耷拉着鸡巴,与五姑娘相伴终身。

  总而言之,老柳是一匹闷骚到骨子里的老狼。他斑白的毛发下依然是强劲颤
动的肌肉,爪牙蛰伏已久。这老狼虽然象渴望血肉一样渴望着女人的身体,但却
极有耐心,正如一个最挑食的美食家一般,静静等待着那最合适的猎物出现,以
开启他的兽欲。

  我们知道,理想主义者往往是个杯具,老柳几乎也不能例外。

  「过尽千帆皆不是啊……」老柳缓缓地打着太极,心中却有些悲凉。然而老
天就在这一个清晨,对老柳忠贞的等待给予了回报。

  「妈,走累了吧?咱们歇歇。」

  「才走这么一段就要歇?」

  「那不歇也成,咱走吧。」

  「我坐都坐下了,你又要走?」

  「好好好,您老坐一会……」

  老柳刚使出一招金鸡独立,一阵简单的对话便随风落入他的耳里。他觅声望
去,在那离他不远的石凳上,一个年长干瘪的女人正坐在那里,她似乎年纪在五
十至六十之间,正揉着两条鹭鸶一般瘦腿,满脸的不耐烦,一双有点浑浊的三角
眼闪着冷漠的寒光,正好和老柳视线撞上。

  老柳只觉得这老妇的眼光仿佛X 光机一般,随便的一眼就可以把自己内心看
透,连他昨天晚上看那见不得人的小九九都瞒不过似的,他的心脏猛地剧烈跳动
起来,一道苗条婀娜的身影,就在这时挡住了他的目光。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令人无法阻挡的潮流感。

  她娥首低埋,黝黑发亮的长发微卷,几缕发丝轻轻地垂搭在白皙而泛着微红
的脸颊上,黑白相印,凸显出柔顺而妩媚的气息;一身灰白色的长版毛衣上有着
独特花纹,一圈一圈的环绕着,犹如一个一个的神秘漩涡,稍不留神就会吸引人
们所有的目光;而在毛衣之下,搭配着一条黑色七分热裤和一双帅气的长筒马丁
靴,它们显得是如此的简单,但偏偏又完美衬托出内里的修长浑圆,更添一种难
以言喻的魅力。那双美腿此时正并拢在一起,不见半点缝隙,给人一种她若是夹
住双腿,即使腰力再彪悍的男人,也定会动弹不得的感觉。

  「璐瑶,这里环境不错。」此时老妇对那叫「璐瑶」的女人说。

  璐瑶是她的女儿吧?老柳猜想。

  「是呀!能在这里找到就好了。」年轻女子抬起娥首看着老妇。

  老柳打量着她的脸,那是一张未施半点脂粉的清艳容颜,约莫二十五六,光
滑的额头、如柳的细眉、似杏的圆眼、细长的睫毛、玉琢的琼鼻、嫣红的樱唇,
像是一个初降凡尘的纯洁天使。

  清晨的微风徐徐吹过河岸,撩动着她额前的秀发。她不由自主地微仰着头闭
上美目,让这温柔的春风深情地拂过她那绝美的脸庞。她深呼吸了一下,很自然
地泛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扑哧!」年轻女子眼眸一转无意间看向老柳,后者那滑稽的金鸡独立之势
不禁令她掩嘴一笑。

  老柳怔怔注视着他眼中的女子,一股湮灭已久的激情重新澎湃在他的心间。

  裤裆里几乎长出皱纹的龟头,居然在此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竟抖擞精神昂
首挺胸,也使出了一招金鸡独立!

  年轻的璐瑶一眼瞥见,不由张着红红的小嘴,倒吸了一口冷气:真大!那老
妇也察觉到了老柳的凶器,不禁又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老柳自觉十分失态,他犹如十七八岁初开情窦的害羞小伙一般,心中一慌,
夹紧双腿,立马将眼珠儿瞟转另一方向。

手上太极的动作全无了章法,乱舞一通。

  「这死老不正经的,瞪了你还不知趣,土都埋过鸡巴了还骚包什么?」老妇
显然也是风浪里过来的好手,一眼就看出老柳正在搏动的春心。她不屑地嘀咕着,
声音很小,好像是自言自语,却还是飘进了老柳的耳内,令他更觉尴尬。

  「我操!那个是极品女人啊!」老柳暗想,不敢再看过去,也再难继续乱舞
下去,便在树丫上取下外衣披在身上,狼狈逃离了河岸。

  随着时间的流逝,去上班、上学的人越来越多,车水马龙。而老柳却无心关
注这朝气蓬勃的景象,只是埋头沿着河岸缓慢行走着。

  适才的惊鸿一瞥,已深深地烙印在他心中,他很多年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老柳回味着刚才身体的神奇反应。

  作为男人,老柳早就过来了。如果女人之于男人是一本书的话,那老柳从序
言看到后记,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早就烂熟。

  然而,今天!对,就是今天!

  在河边看到的那一个身影,却让老柳只觉得一股热血直注下腹,鸡巴居然讲
述起春天的故事!

  细数这几百天来撸管不能的痛苦,老柳猛然间已是老泪纵横,一个激动的声
音在脑海里盘旋:「老天开眼啊,潜龙腾渊了!飞龙在天了!」

  那泪水如同他的鸡巴一般火热!他感觉青春的嫩芽正在他心头腐朽的枯木之
上疯狂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