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现代激情  »   兰香和巧春

赵正跟兰香分开後,坐车回到了住处,想了一夜,也没睡好。虽然大鸡巴被
兰香打了一掌,故意装出打坏了的样子,可是睡在床上,那根东西又跟旗子似的
直竖了起来,硬得要命。

  心想,这兰香着实的难缠,追了那麽久,竟弄不上手。她美丽脸庞,长长秀
发,大大乳峰,圆润的臀部实在大美了。她的表妹,巧春呢!也是一个大大美人
啊!两个都是长得这麽的漂亮。

  赵正心想:当初要追巧春的话,说不定现在就已弄上床了。虽然巧春说话心
直口快的,有时弄得自己难堪不已。像这种女人的个性,是很容易上手的。

  越想嘛,这东西就越发的不争气,硬得更凶。气不过来了,就用手狠狠的握
它个紧紧,再紧紧的套弄了几下。这一套弄下来,心里更发的想女人发泄发泄。
可是,夜已深沉,上哪儿去好?迷迷糊糊的倒在枕头上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次晨的十一点了。洗把脸,穿好衣服,就匆匆的去吃午饭。
再回到住处,把床整理整理,地上也打扫了。拿着一份报纸坐在那里,专等兰香
来看他。

  兰香因为昨夜跟巧春弄了一夜,又是磨呀,又是挖屁眼的,搞得奇累。一觉
醒来,已过中午十二点了。

  巧春叫迎道:「哎哟!都中午十二点了,醒醒啊,表姐!」

  兰香擦擦眼睛:「都是妳啦,夜里玩这弄那的,都快累死了。」

  巧春笑她道:「现在妳不是好了吗?」

  兰香伸着懒腰:「好是好,可是起晚了呀!」

  巧春不解的问:「这怎麽会晚?也不赶约会。」

  兰香答道:「人家要去看赵正是不是真的被打坏了。」

  巧春好笑的说:「谁叫妳用打,那东西是让妳舒服的,怎麽能打,妳也太狠
了一点。」

  兰香气呼呼的:「去妳的,又不是存心。太黑才看不清楚的打错了。」

  巧春陪笑着:「我不跟妳说了,妳快去吧,别祗顾自己,记得我哟!」

  兰香斜瞄着她:「我知道啦,怎麽可以不管妳,先去吃饭吧!」

  吃过午饭,兰香就急着要去赵正那里。

  巧春建议着:「妳先别急,总得回去打扮一下。」

  兰香看看自己,穿的不太美,於是便和巧春回去换衣服。到了房里,兰香换
上了一件胸部比较暴露的上衣,下面穿了一件迷你裙,把大腿露得高高的,屁股
露得突出。

  巧春一看就说道:「这样很好,把妳的长发再梳一梳,在路上千万别跳。」

  兰香不明的问着:「为什麽?」

  巧春存心气她的:「跳得狠了,大奶头会跳出来的。」

  兰香气得扬着手:「去妳的,我要不要穿上裤袜吗?」

  巧春看看她:「不用了,就穿上小三角裤就好了,也方便些。」

  兰香笑笑就要出门了,巧春便送她到门口。兰香临出门,交待着她:「妳别
出去,在家等我的电话哦。」

  巧春点点头:「反正也没事,也没约会,出去干嘛?祗要妳记得我在家就好
了。」

  兰香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赵正坐在屋里,等得好焦急。「怎麽会这麽久还没来?会不会不来了呢?」
看看表,「哟!下午一点半啦!」赵正在计算着,再半个钟头她不来,我就去找
她。

  刚这麽一想完,门铃响了。赵正跳了起来,两三步的跳去开门。门一打开,
眼睛顿时一亮,美丽又性感的兰香,正站在自己面前呢!

  「请进,小姐,我正恭侯着妳。」

  兰香大大方方的进到房里,赵正迫不及待的抱住她亲吻起来。兰香把嘴凑了
上去,热烈的与他亲吻着。

  赵正静静的看着她,然後若有所悟的:「请坐呀,小姐。」

  兰香就着昨天的事儿问:「你去看医生了没有?」

  赵正故作不解的表情,说:「妳说,要我去看医生,我有什麽地方,使妳觉
得我在生病?」

  兰香恨恨的问:「死相,故意要问我,昨晚我打的地方呀!」

  赵正故作突地明白的:「那个呀,早就没事啦!」

  兰香存心的挑逗他:「怎会那麽快?你是骗我吧,我才不信呢!」

  赵正也凑趣的说:「是真的好了不信的话,妳再检查看看嘛!」

  兰香不安的四下望望:「你这里有人吗?」

  赵正晓得她意思,故作不懂:「妳是要问我现在房里可有人否?」

  兰香点点头,表示同意他说法。赵正则继续的装着迷糊说:「这里就我一个
人和妳而已呀!」

  兰香作出放心的样子:「我是怕万一还有别人,你又把那东西让人家看,那
多不好看嘛!」

  赵正作出表示一切都在控制之下:「这些不用妳操心的,不会有别人的。」

  兰香再接再励的追问他:「喂!你那东西,还痛不痛呀?」

  赵正作着鬼脸:「真的很好,马上就给妳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着说着,赵正突然的就把长裤给脱了下来,现在仅仅只穿一件内裤而已。
兰香被迫的看着他表演脱衣呀!赵正索性也把内裤脱下,他那根鸡巴软软绵绵的
垂着。

  兰香这会见,羞红的面颊:「你这人怎麽搞的,连内裤也给脱了,真不要脸
啊!」

  赵正从容不迫的说:「不脱下来,妳如何检查有无完好?」

  兰香才不过略略的点头:「过来让我好好的检查检查。」兰香趁势的就坐在
沙发上。

  赵正走向前去,把鸡巴对正着兰香面前。兰香手颤抖着,拿着他的鸡巴。那
根鸡巴本来还是软软绵绵的垂下来的,经兰香这麽一握,乖乖,奇妙的它长大也
长壮了。不但壮,又大,而且还挺硬着。一硬的鸡巴就举得老高的,几乎贴到了
肚子。

  兰香握了握的,再来又捏又捣的,心里想着,这个鸡巴可真够刺激了。怎麽
会大到这种程度,几乎贴近了肚皮呢!哇!不但粗大,而且长度有超过小高多多
的哟!那个龟头呀,简直跟一个鸡蛋差没多少。里面好像有根骨头在支着一样。
比起小高,及以前任何一个都要大上二倍。这要是放到了穴里头,可真会爽死人
呢!再者,怕也会痛死人呢!

  兰香想着想着,又捏了一捏,「爱不释手!」这句话来形容她此刻心境,应
不为过吧!

  就问着赵正:「你的这个东西长得怎麽这麽大呀,好怕人。」

  赵正自信满满的说:「我这个只不过是八寸多,我有个同学比我还长一寸,
九寸半,那个才算真正大。」

  兰香「噢」的嘴形:「去你呀!那麽大,谁还敢要啊?」

  赵正表现出人猿泰山的架式:「妳不知道了,有三丶四个女同学都非常喜欢
他,天天要送他,他都不要。」

  兰香这回真糊涂了:「那又为什麽不要呢?好傻啊!」

  赵正指着脸说:「那几个长得一点也不好看,所以他不要啊。要是长得跟妳
和妳表妹巧春一样的漂亮,他定会拚命的追。」

  籣香正中下怀的:「正好,我表妹目前没有男朋友的,要是你那同学能跟巧
春做朋友的话,就怕他东西太大,巧春不敢要了。」

  赵正趁势的搂住她道:「别再谈他们了,我的妳会要吗?」

  兰香红润的脸颊,吞了口水:「好怕人的东西,这麽长,我可不敢要呢!」

  赵正拍拍她柔软的背说:「试试嘛,好用的话,妳说不定也会要呢!」

  兰香动了鸡巴几下,硬的龟头紫红红的……

  「你好坏啊!人家好心的来看你,你尽想的是人家的好事。」

  赵正哀求的道:「说真的,我想妳都快想疯了,现在给我弄一次好吗?」说
着就很不客气的把手伸进她衣服内。

  首先,触摸到的是她的大奶头,好好的抚摸了一阵,另外一只手也不闲着的
伸到了迷你裙里。这下,直接的就摸了她的妙地方,轻轻的缓缓的替她拉下三角
裤,手就放在阴唇上了。

  兰香心想着却也半推半就的口中直喘着气,眼睛也耐人寻味的微微闭着,嘴
巴却硬还要这样的造作:「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我要回去了。」

  赵正只差没跪下来求了:「小心肝,妳就让我跟妳弄一次嫩穴。好不好?」

  兰香故作淑女似的:「不要嘛!会痛死人哟,我怕嘛!」

  她嘴里说是不要,心里却想要,这人真是笨的似牛,就不会抱上床去呀?

  赵正不管手触到任何部位,兰香从来就没有拒绝的意思。在沙发上就这样被
赵正胡来,把她的三角裤脱下。脱了三角裤後,顺着手儿摸嫩穴。兰香双腿还特
别把它岔开来,希望他能够摸得更详尽一些。

  赵正一根手指挖进了她穴眼里,她也祗是「唉……」的哼着,哪还想到拒绝
这回事。赵正这傻瓜,到现在才真正明白,兰香心里早就愿意了。他就一把抱起
兰香,而兰香趁他抱起时,也双手环在他肩上,就这样两人卿卿我我的到了床上
了。

  拉掉了迷你裙,然後再脱去她的上衣。全身赤裸的兰香,像只小绵羊似的温
柔。这个既性感,兼有着美丽面容的小美人儿,侧身的斜躺床上,一副撩人的姿
态。赵正迫不及待的将衣服两三次的就把它脱光,身子往床上一倒,就躺在兰香
的旁边。首先,就来个紧紧的拥抱,继而一举的就将她身体放在自己身上,靠得
紧紧的,大奶头就此顶在他的胸前,赵正握住了奶头,就轻轻的抚摸着。

  她的全身舒畅极了,完全与巧春在一起的滋味不同。抚摸了一阵又一阵,继
而抚摸到达阴户了。顿时,她的嫩穴有股异样的感觉就在这瞬间,赵正来个大翻
身,双双改换了姿势,他骑到了她身上,兰香也趁势的调整好躺姿,两腿像刚才
在沙发时一样的岔了开来。

  赵正不说一声,就挺起鸡巴,在穴口上轻轻的磨弄几下,兰香「嗯!」了一
声,感到有一个肉蛋正在揉着穴口。兰香魂正飘飘的想着:「这东西要是插进穴
里,可真会浪上天呢!」

  赵正将他大龟头,在穴口上乱顶了一阵子,兰香的穴眼儿是夹的紧紧的呢,
一丝儿也不放它过关的意思。赵正顶了一会儿还是不得其门而入,这时,可真急
得满头大汗啊!便开口问兰香:

  「兰香,妳的穴儿怎麽会顶不进去呢?」

  兰香颤抖着身子说:「还不是你的东西太大了!」

  赵正无法想像,便说:「那要怎样才能弄得进去?」

  兰香提供一些经验,说:「我扶着鸡巴对准穴眼,你再顶进去。但别太猛,
要不然会痛啊!」

  赵正祇好听从她的指挥:「那妳把它扶好,我再轻轻的插,不会让妳感到痛
的。」

  兰香就扶着鸡巴,用龟头揉弄了几下,揉得龟头尽是骚水的,然後再慢慢的
塞到穴口上。

  「对上了,你现在就试试看嘛!」

  赵正就着屁股,用尽力气的向下压去,一时龟头好像被捏住一样的,被套得
死死牢牢的。

  兰香赶紧叫道:「哎哟!好痛,怎麽这麽狠的吗?」

  赵正急忙安慰她道:「对不起,别叫嘛!我轻轻顶就是了。」

  兰香恨声的道:「你一点也不疼我,那麽的想法子来弄死我?」

  赵正小心翼翼的陪着:「不会的啦,现在就轻轻顶好了。」

  兰香感到有水倘着,就说:「好了,现在有润滑水出来了,你可以再顶进去
一点了。」

  赵正依言的,又顶进了一截进去。兰香感觉到穴里一涨,好紧呀!穴口被涨
得发烧,心想:「真有点涨起来了,这要比起小高来得高明十倍呢!」

  赵正现又开始轻轻的往里面顶,兰香被顶得嘴巴都张开了。感到穴里鼓鼓满
满的,虽然是有点痛,但这是一种痒痛的舒服。

  赵正就趁兰香没再叫痛时,又把鸡巴再往里塞进一点,连压带顶的这只有八
寸半的东西,一截一截的像火车慢慢的向里推进着。

  兰香已感小腹受压之感:「好了,已经到了底了,小穴再被挤得要破了。」

  赵正似乎也感到了顶点:「好了,我把它全部放进去了。」

  兰香的嫩穴被涨得满满的,大概出气都有困难,大鸡巴就在穴里泡个热汤。

  兰香祇好要求他:「你就现在轻轻的试上一试,顶顶看吧。」

  赵正欣喜露形於色的:「我早就想要闪晃了但是又怕妳会痛。」

  兰香款款的道:「现在的穴里水份充足,闪晃几下试试嘛!」

  赵正就依言的连连闪晃起来。先是一下一下的轻顶着,顶了一会儿,看兰香
已不表害怕神色,就抽插得重一点。这样的抽插法,在她的穴里面就有无比的舒
服,说涨也不涨,说痒也不痒的,说痛,那就更不会了,总之是舒服得多。味道
好美,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好上千百倍。

  顶送得舒服了,她就开始搂紧着他,一下一下的吻着,还将舌尖微微吐出,
一股浪态,把他迷得不知天高地厚的。赵正也不再顾虑的用力抽插着。

  兰香此时被顶得直叫:「嗯……嗯……我的穴……好涨啊……哎哟……干到
花心了…………大鸡巴……亲达达……顶的重一点……不要……大重……了……
嫩穴……会破的……」

  赵正听她浪叫,知道她是在舒服着,就把着大鸡巴,抽出来的长一点,抽出
之後呢,又再狠狠的重插下去。这样的三下长的顶到花心,二下短的祇到穴口,
干得兰香简直要发疯一样,又是喘,又是叫的。同时,双手紧紧搂抱着他,双腿
翘得很高的,越翘越高,甚至连屁股都在动晃着。

  兰香要求着赵正:「你把我的腿放在你肩上嘛!这样子,鸡巴才会干得更深
一点。」

  这时,赵正已连连的顶了不下二百次了。他抽起兰香的两只大腿,拉出大鸡
巴来,然後再用力的往穴里顶,穴里就「卜卜滋,卜卜滋」骚水直住外淌着。粘
粘滑滑的骚水淌出来了很多,连她的屁股沟也是淌满了淫水。

  赵正表演着整只鸡巴拔出後,再又全部的插入,这样的连连的往覆交替使用
着。兰香是舒服得欲仙欲死的,紧紧搂抱着他,舍不得把大鸡巴让他拔出来,她
默默的忍,享受着这美味。

  赵正的鸡巴就这样抽出顶进的往覆,另有着一番风味。兰香太舍不得放弃它
了。突然间,鸡巴头一顶,顶错了地方,因为鸡巴头上都是淫水,十分的滑润,
正好就顶进屁眼里。兰香的屁眼有着不少的淫水在上面,两方面都是一滑,「咕
唧」的一声,那奇硬的鸡巴干进屁眼儿里去。

  兰香一惊非同小可的大叫:「哎哟!你怎麽的就弄屁眼?死鬼!这怎麽了,
要命!」

  赵正的鸡巴忽然一紧,也感觉出不似穴眼,就这样的趴在屁股上不动了。

  兰香屁眼一股火辣辣的痛,又涨得像裂开一样,继续的叫着:「快拔掉,会
弄死人的,这里哪是用来干的嘛?」

  赵正莫名的问:「我弄到什麽地方去了?」

  兰香哀哀的口吻说:「你王八蛋,坏死了,干到屁眼去了!」

  赵正却慢条斯理的道:「这里好紧也很舒服,既然干进去了,就再弄一次看
看吧!」

  兰香转喜的:「你这坏蛋,名堂真多!」

  赵正一脸冤枉的表情:「真的,我一点故意的意思也没有,它是顺流滑进去
的。」

  兰香担心着:「这好痛,轻轻的弄,这跟穴不一样,会弄死人的。」

  赵正就慢慢的顶送起来,极轻的。

  兰香感觉痛苦难当的:「哎哟!弄坏了,不能大便呀。轻轻的弄嘛!这涨死
人了呀!怎……怎弄起人家的屁眼嘛!」

  赵正弄得正起劲,看样子就知道她以前一定有被人搞过的,鬼叫只不过是为
了面子,反正弄上就是要痛快嘛!她的穴眼睁睁就要射精水了,现在是连屁眼也
一阵阵的舒服起来。

  赵正拚命的疯狂的抽顶,一阵舒服感传遍了全身。「卜滋,卜滋」的速响数
声,一股浓浓的热精,就此射进兰香的屁眼里去。

  兰香感到屁眼里一股热热的,全身酥麻了起来。身子一下颤抖,「卜滋」一
声的,嫩穴也泄出了阴精。

  赵正慢慢的由她身上爬了下来,兰香幽幽的问:「你好坏,弄人家屁眼,是
谁教坏你的?不要脸!」

  赵正嬉皮着脸:「妳大概也知道了,弄屁眼是最舒服不过了。」

  兰香嘻嘻笑着:「跟人家才第一次,就把两个洞都弄了,怪不好意思的。」

  赵正搂着她甜甜的说:「妳真是个又妙又美又香的女人。」

  兰香也回他甜甜的一笑道:「等会回去,要是让巧春知道这回事,她不笑坏
才怪。」

  赵正道:「妳那个表妹,说实在还真不错,跟妳一样的性感,要是能跟我弄
上一次,岂不很妙吗?」

  兰香笑着说:「你有天大的本事?再加上一个表妹,就是两个人了,你吃得
消吗?」

  赵正拍拍胸,道:「妳要不信的话,尽可叫她来试试。」

  兰香懒懒的说:「不跟你谈这些了,你说的那个同学,现在有女友吗?」

  赵正老实招供:「还没有呢;妳还想要一个呀?」

  「去你的,我只是想介绍给巧春,她也没有男朋友。」

  赵正道:「那就让她跟我玩一玩嘛!」

  兰香笑道:「你别贪心不足了,表妹的需要比我强。」

  赵正道:「我先试试看嘛!她不满足,再介绍我同学好了。」

  这两个才肉战了一次,兰香杷巧春也拉在一起了。本来,赵正还想再玩一次
的。兰香说还有事,必须现在就回去。赵正觉得如勉强她,会弄得不欢而散,於
是,就和她热吻一下,约好赵正在家等她的电话。

  这时,兰香穿上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全身整理齐备後,兰香准备回家。
赵正亲自送到门口,替她叫了一部计程车,兰香这才依依的坐上车子走了。

  赵正再回到房里,重新整理床铺,又再到浴室冲了个澡。浴完後,又躺在床
上,东想想西想想。首先,想到了巧春,觉得她蛮好的。想来这床上功夫,一定
不比兰香的差了。再而又想到了兰香,刚刚所发生的情形,这个小小浪货,屁眼
也可以弄到,万万没想到。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继而又想到巧春,如果也愿
意跟他上床,该是一件美丽的事情了。

  这时的巧春,一个人待在家里,闲得好无聊的样子。这里坐坐的,又到沙发
上躺躺的,无所事事。「怎麽搞的,表姐一出去,怎麽这麽久还不回来?这个赵
正,该不是出了什麽毛病不成?还是表姐跟他正在搞这件事?」脑海中老是被这
些问题给缠着。

  本来是不再去想,但又不能不继续想下去。真是的,现在连个说话的对象都
没有。实在无聊透了。表姐八成是跟赵正上了床,两人正亲亲蜜蜜的,要不然,
不会这麽久还不回来?哼!连电话都不愿打一个,真是闷死人!

  这时,巧春想起以前在跟小高一起的时候,每一次都是三个人在一起玩的。
现在可好了,竟把我一人丢在家里,而自己单独的去偷吃了。以前表姐说得多好
听,说这种事一定会有我的一份,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让我独自地在家里傻
傻等着。想着想着心中不免有股怨气。待会兰香要是回来了,我一定不理她。一
个人无聊时,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这是难免的。

  就在巧春想着这件事,门外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了。

  兰香开了锁,把门打开进屋里去。巧春这时一副不理睬的嘴脸,坐在那里。

  兰香人还没到,声音已经传过来:「巧春,我回来了。」

  巧春脸上先是浮了一丝笑意,然後再对着她脸上一看。顿时脸孔又摆出一副
很不高兴的嘴脸:「妳回来就回来,何必大呼小叫的吵人。」

  兰香看出巧春的脸色,一副山雨欲来之势,就笑道:「怎麽?在生什麽气?
是谁那麽大胆惹妳生气的啊?」

  巧春怒狠着瞪着双眼:「跟妳呀,我简直的在跟妳生气嘛。」

  兰香一副无辜的表情:「哟哟!为什麽呀?」

  巧春指着她的脸说:「问妳自己呀,妳去照照镜子,看看妳这副德性,脸上
没有一丝血色丶眼睛也凹陷下去,弄得那麽狠干嘛了!」

  兰香笑笑说:「那来的吃飞醋呀,赵正一直就在耳边念妳想妳的。」

  巧春和缓了脸色:「妳算了吧,别给什麽定心药吃啦!」

  兰香举手作出发愿:「是真的呀,我骗妳就不得好活的。」

  巧春看她说话诚恳,心里多少好受点,也有了兴致。就问兰香这话怎麽讲:
「他都跟妳说我什麽来着?」

  兰香老老实实的回答:「他跟我讲啊,他也很想要跟妳做朋友。」

  巧春高兴的笑开了:「你们一定在一起弄过了罗?」

  兰香泛起了红霞:「是有这麽一次而已啦!」

  巧春看看她:「为什麽妳看来很累的样子?以前不会的呀!」

  兰香道:「妳不知道啊,赵正的东西有多大哟!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
男人那麽大的东西呀!」

  巧春好奇的睁大眼睛问:「有多大?有全部放进去吗?」

  兰香道:「说起来呀,哦!好丢人!」

  巧春追问到底的:「为什麽啊?是不是让妳受不了?」

  兰香顿了一下:「他告诉我,他那东西有八寸半长。弄进去时,真是涨死人
了。」

  巧春这时,若有所悟的:「难怪妳的脸会变成这样,真差劲。」

  兰香不服气的道:「不是我差动,赵正他连屁眼也弄上了呀!」

  巧春也笑道:「好呀!自己给人家弄的,还说人家怎麽不好。」

  兰香道:「不是的呀,是他顶错了地方,插进後眼了。」

  巧春笑了起来说:「鬼才相信妳那套,怎麽错的那麽巧的,会弄到屁眼上?
自己愿意给他就好,不要讲的那麽好听。」

  兰香气得跺脚:「气死人,老实的告诉妳,妳又不相信。」

  巧春也哼道:「为什麽说到我身上来了!是不是你跟他说,我的屁眼也可以
弄吗?」

  兰香道:「你怎麽搞的,我才不会那麽十三点呢!什麽都告诉人家,我是要
他介绍他同学给妳。」

  巧春急急的问:「那他是怎麽回答妳的?」

  兰香道:「他要你跟他先试上一试,然後再说。」

  巧春则生怕兰香她吃味:「表姐,难道妳不吃醋?」

  兰香道:「去妳的吧!他还说什麽,『我们三个人一起玩玩,看看是什麽滋
味』。」

  巧春关心的问道:「他那个鸡巴,到底有多大?」

  兰香老实的向她道:「说实在的,那东西也够大,又长,弄得很涨,时间又
久。」兰香又追问着她:「妳到底要不要嘛?他说他同学比他还要长一些。」

  巧春吐着舌尖说:「最好是两个都上,反正我是多多益善。」